对话胡郁/王智国:讯飞再度回应实体清单,AI芯片已落地多种场景

时尚资讯 阅读(1994)

10月25日,

Zhidong(公开号码:zhidxcom)

Wen | Lina

Zhidong新闻。昨日,在2019年科技大学迅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科技大学迅飞不仅推出了“1024计划”3.0版,还推出了与穹顶天空科技(Dome Sky Technology)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人工智能家电专用语音芯片 (HKUST迅飞杀死人工智能芯片!会后,施志实还会见了科大飞轮总裁胡瑜、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以及一些媒体。

I .将人工智能芯片登陆家电/汽车/玩具等场景

在昨日的1024开发者节上,HKUST迅飞推出了与穹顶天空科技(Dome Sky Technology)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家电行业专用语音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CSK400X的四套智能家电模块,并宣布公司将与全志、瑞新威、穹顶天空科技等生态合作伙伴共同为行业玩家提供定制语音人工智能芯片。

10月25日,

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志东,科大迅飞已经与国内多家芯片公司和物联网公司合作,将迅飞的语音算法登陆到人工智能芯片上,并将其应用到家电、汽车、玩具等AIoT产品上。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科大迅飞与寒武纪、合肥中科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优科德等联合成立了合肥智能语音创新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这家公司,王治国表示,这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与HKUST迅飞牵头的相关产业链中的领先公司共同成立一家拥有独立法人实体的合资公司,共同为行业提供人工智能授权的希望。

2。10月8日,美国商务部曾将包括HKUST迅飞在内的28家中国组织和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在从美国购买技术和商品之前,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HKUST飞轮价值总裁胡瑜在接受采访时,再次回应了HKUST飞轮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的影响 他表示,虽然限制采购对原材料、芯片等供应商有一定影响,但“科大迅飞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为此),近期不会出现太多问题,从长远来看,它将寻找替代供应商,并继续提高自身能力。”

胡宇还表示,被列入“实体名单”对迅飞的国内业务影响不大。

3。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平台赋予行业权力。

一方面,科大迅飞为b端企业提供人工智能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制造人工智能翻译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产品 另一方面,迅飞也有自己的翻译机器和机器人品牌。

关于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胡瑜回答说,在艾奥特时代,很难有单一的产品(如手机、个人电脑、家用电器等)。)可以覆盖所有场景和所有客户。 未来,智能硬件将会是各种各样的 "迅飞",即使它做到了,也不能做各种各样的硬件。 “

因此,未来的商业生物系统也将多样化,用户将通过不同形式的智能硬件享受人工智能的便利。 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代理平台实现基础工作。

因此,迅飞将自己制造一些智能硬件,这可以为业界树立一个标杆,并向我们展示迅飞的技术可以走向何方。

胡宇表示,迅飞的产品现在占合作伙伴的比例相对较小,迅飞正在寻找产品之间的交叉,并向b方提供技术。

四个方面限制人工智能做坏事。

最后,关于人工智能隐私、人工智能安全等当今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胡瑜说人工智能现在是一种工具,就像人类用刀子作为工具一样,他们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安全问题最终还是在于人类。

然而,我们现在也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对抗人工智能 以人工智能欺诈为例。现在人工智能可以模拟人们的声音来进行电话诈骗,但是我们也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来确定哪些是诈骗电话。

胡羽认为为了防止人工智能作恶,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努力:

1。进一步了解人工智能的原理和工作机制;

2。通过法律法规限制人工智能的恶意使用;

3.为了提高每个人的人工智能安全意识,我们不应该无限期地“去前线”,也不应该掉以轻心。

对此,王治国补充道,人工智能实践者也应该从技术本身和人工智能应用场景本身来限制人工智能作恶

王治国说,例如,许多智能扬声器现在在云中具有唤醒功能,为黑客监视用户和窃取信息留下了后门。 但是,如果我们把音箱的唤醒算法放在本地,并结合人工智能芯片进行边缘计算,就可以把敏感数据放在本地,消除这种安全隐患。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是由网易自主媒体平台“网易诺”的作者上传发布的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Follow Post

Follow Post

0

Join

3

在阅读了下一个“国庆节”后,300个城市的土地销售收入出来了,家奴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家园

Zhidong(公开号码:zhidxcom)

文| Lina

Zhidong新闻10月25日,昨天。在2019年科大迅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科大迅飞不仅推出了“1024计划”3.0版,还推出了与dome技术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智能家电专用语音芯片 (HKUST迅飞杀死人工智能芯片!会后,施志实还会见了科大飞轮总裁胡瑜、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以及一些媒体。

一、将人工智能芯片登陆家电/汽车/玩具等场景

在昨日的1024开发者日,HKUST迅飞推出了由穹顶技术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家电行业语音人工智能芯片和基于CSK400X的四套智能家电模块,并宣布公司将与全志、瑞新威、穹顶技术等生态合作伙伴联手,为行业玩家提供定制语音人工智能芯片

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志东,科大迅飞已经与国内多家芯片公司和物联网公司合作,将迅飞的语音算法登陆到人工智能芯片上,并将其应用到家电、汽车、玩具等AIoT产品上。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科大迅飞与寒武纪、合肥中科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优科德等联合成立了合肥智能语音创新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这家公司,王治国表示,工业和信息化部希望与独立法人实体建立合资公司,由HKUST迅飞牵头,与相关产业链中的领先公司合作,共同为行业提供人工智能授权。

2。10月8日,美国商务部曾将包括HKUST迅飞在内的28家中国组织和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在从美国购买技术和商品之前,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HKUST新闻飞轮价值总裁胡宇

在采访中,胡瑜再次回应了科大迅飞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的影响 他表示,虽然限制采购对原材料、芯片等供应商有一定影响,但“科大迅飞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为此),近期不会出现太多问题,从长远来看,它将寻找替代供应商,并继续提高自身能力。”

胡宇还表示,被列入“实体名单”对迅飞的国内业务影响不大。

3。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平台赋予行业权力。

一方面,科大迅飞为b端企业提供人工智能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制造人工智能翻译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产品 另一方面,迅飞也有自己的翻译机器和机器人品牌。

至于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胡羽回答说,在艾奥特时代,很难有单一的产品(如手机、个人电脑、家用电器等)。)可以覆盖所有场景和所有客户。 未来,智能硬件将会是各种各样的 "迅飞",即使它做到了,也不能做各种各样的硬件。 “

因此,未来的商业生物系统也将多样化,用户将通过不同形式的智能硬件享受人工智能的便利。 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代理平台实现基础工作。

因此,迅飞将自己制造一些智能硬件,这可以为业界树立一个标杆,并向我们展示迅飞的技术可以走向何方。

胡宇表示,迅飞的产品现在只占其合作伙伴的一小部分,迅飞正在寻找产品之间的交叉情况,并向b方提供技术。

四个方面限制人工智能做坏事。

最后,关于人工智能隐私、人工智能安全等当今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胡瑜说人工智能现在是一种工具,就像人类用刀子作为工具一样,他们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安全问题最终还是在于人类。

然而,我们现在也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对抗人工智能 以人工智能欺诈为例。现在人工智能可以模拟人们的声音来进行电话诈骗,但是我们也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来确定哪些是诈骗电话。

胡羽认为为了防止人工智能作恶,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努力:

1。进一步了解人工智能的原理和工作机制;

2。通过法律法规限制人工智能的恶意使用;

3。要提高每个人的人工智能安全意识,我们既不能无限期地“登顶”,也不能掉以轻心。

对此,王治国补充道,人工智能实践者也应该从技术本身和人工智能应用场景本身来限制人工智能作恶

王治国说,例如,许多智能扬声器现在在云中具有唤醒功能,为黑客监视用户和窃取信息留下了后门。 但是,如果我们把音箱的唤醒算法放在本地,并结合人工智能芯片进行边缘计算,就可以把敏感数据放在本地,消除这种安全隐患。

Zhidong(公共号码:zhidxcom)

Wen | Lina

10月25日志东新闻:昨日,在2019年HKUST迅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HKUST迅飞不仅推出了“1024计划”3.0版,还推出了与穹天科技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人工智能家电专用语音芯片 (HKUST迅飞杀死人工智能芯片!会后,施志实还会见了科大飞轮总裁胡瑜、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以及一些媒体。

I .将人工智能芯片登陆家电/汽车/玩具等场景

在昨日的1024开发者节上,HKUST迅飞推出了与穹顶天空科技(Dome Sky Technology)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家电行业专用语音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CSK400X的四套智能家电模块,并宣布公司将与全志、瑞新威、穹顶天空科技等生态合作伙伴共同为行业玩家提供定制语音人工智能芯片。

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志东,科大迅飞已经与国内多家芯片公司和物联网公司合作,将迅飞的语音算法登陆到人工智能芯片上,并将其应用到家电、汽车、玩具等AIoT产品上。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科大迅飞与寒武纪、合肥中科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优科德等联合成立了合肥智能语音创新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这家公司,王治国表示,这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与HKUST迅飞牵头的相关产业链中的领先公司共同成立一家拥有独立法人实体的合资公司,共同为行业提供人工智能授权的希望。

2。10月8日,美国商务部曾将包括HKUST迅飞在内的28家中国组织和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在从美国购买技术和商品之前,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HKUST飞轮价值总裁胡瑜在接受采访时,再次回应了HKUST飞轮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的影响 他表示,虽然限制采购对原材料、芯片等供应商有一定影响,但“科大迅飞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为此),近期不会出现太多问题,从长远来看,它将寻找替代供应商,并继续提高自身能力。”

胡宇还表示,被列入“实体名单”对迅飞的国内业务影响不大。

3。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平台赋予行业权力。

一方面,科大迅飞为b端企业提供人工智能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制造人工智能翻译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产品 另一方面,迅飞也有自己的翻译机器和机器人品牌。

关于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胡瑜回答说,在艾奥特时代,很难有单一的产品(如手机、个人电脑、家用电器等)。)可以覆盖所有场景和所有客户。 未来,智能硬件将会是各种各样的 "迅飞",即使它做到了,也不能做各种各样的硬件。 “

因此,未来的商业生物系统也将多样化,用户将通过不同形式的智能硬件享受人工智能的便利。 迅飞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代理平台实现基础工作。

因此,迅飞将自己制造一些智能硬件,这可以为业界树立一个标杆,并向我们展示迅飞的技术可以走向何方。

胡宇表示,迅飞的产品现在占合作伙伴的比例相对较小,迅飞正在寻找产品之间的交叉,并向b方提供技术。

四个方面限制人工智能做坏事。

最后,关于人工智能隐私、人工智能安全等当今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胡瑜说人工智能现在是一种工具,就像人类用刀子作为工具一样,他们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安全问题最终还是在于人类。

然而,我们现在也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对抗人工智能 以人工智能欺诈为例。现在人工智能可以模拟人们的声音来进行电话诈骗,但是我们也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来确定哪些是诈骗电话。

胡羽认为为了防止人工智能作恶,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努力:

1。进一步了解人工智能的原理和工作机制;

2。通过法律法规限制人工智能的恶意使用;

3.为了提高每个人的人工智能安全意识,我们不应该无限期地“去前线”,也不应该掉以轻心。

对此,王治国补充道,人工智能实践者也应该从技术本身和人工智能应用场景本身来限制人工智能作恶

王治国说,例如,许多智能扬声器现在在云中具有唤醒功能,为黑客监视用户和窃取信息留下了后门。 但是,如果我们把音箱的唤醒算法放在本地,并结合人工智能芯片进行边缘计算,就可以把敏感数据放在本地,消除这种安全隐患。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是由网易自主媒体平台“网易诺”的作者上传发布的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Follow Post

Follow Post

0

Join

3

在阅读了下一个“国庆节”后,300个城市的土地销售收入出来了,家奴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家园

Zhidong(公开号码:zhidxcom)

文| Lina

Zhidong新闻10月25日,昨天。在2019年科大迅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科大迅飞不仅推出了“1024计划”3.0版,还推出了与dome技术联合打造的CSK400X系列智能家电专用语音芯片 (HKUST迅飞杀死人工智能芯片!会后,施志实还会见了科大飞轮总裁胡瑜、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以及一些媒体。

一、将人工智能芯片登陆家电/汽车/玩具等场景

在昨日的1024开发者日,HKUST迅飞推出了面向家电行业的CSK400X系列语音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CSK400X的四套智能家电模块,并宣布公司将与全志、瑞新威、琼田科技等生态合作伙伴一起为行业玩家提供定制语音人工智能芯片。

科大迅飞研究所执行主任王治国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志东,科大迅飞已经与国内多家芯片公司和物联网公司合作,将迅飞的语音算法登陆到人工智能芯片上,并将其应用到家电、汽车、玩具等AIoT产品上。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科大迅飞与寒武纪、合肥中科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优科德等联合成立了合肥智能语音创新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这家公司,王治国表示,工业和信息化部希望与独立法人实体建立合资公司,由HKUST迅飞牵头,与相关产业链中的领先公司合作,共同为行业提供人工智能授权。

2。10月8日,美国商务部曾将包括HKUST迅飞在内的28家中国组织和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在从美国购买技术和商品之前,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HKUST新闻飞轮价值总裁胡宇

在采访中,胡郁再次回应了科大讯飞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的影响。他表示,虽然在被限制采购对于原材料、芯片等供应商有一定影响,但是由于“科大讯飞前期(对此)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近期内不会存在太大问题,远期会寻找替代方案提供商,并继续提高公司自身能力。”

胡郁还表示,被列入“实体清单”对于讯飞在国内的业务影响不大。

三、讯飞更希望以AI平台赋能行业

一方面,科大讯飞向B端企业提供AI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企业打造AI翻译机、AI机器人等产品。可另一方面,讯飞也有自主品牌的翻译机、机器人。

对于这两者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胡郁回答说,在AIoT时代,很难再有一款单一产品(如手机、PC、家电等能够覆盖所有场景、所有客户。将来的智能硬件是多样化的“讯飞即使做,也不可能所有品类都做。”

因此,将来的商业生体系统也是多样化的,用户通过不同形态的智能硬件享受到AI的便利。讯飞更希望通过AI Agent的平台实现基础层面的工作。

所以,讯飞自己会做一部分智能硬件,可以给业界树立标杆,给大家看讯飞的技术可以做成什么样的方向。

胡郁表示,讯飞的产品现在在合作伙伴中的占比比较小,讯飞寻求产品和向B端提供技术的交叉的局面。

四、四大方面限制AI作恶

最后,关于当前社会越来越关注的AI隐私、AI安全等问题,胡郁表示,现在的AI是一种工具,就像人类使用刀子作为工具一样,可以行善也可以做恶,安全问题最后还在人的身上。

不过,我们现在也可以用AI来反制AI。拿AI诈骗为例,现在AI可以模拟人的声音进行电话诈骗,但是我们也可以用AI来排测哪些是诈骗电话。

胡郁认为,要防止AI作恶,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努力:

1、对AI的原理及工作机理进一步了解;

2、通过法律法规的设定来限制大家恶意使用AI;

3、要提高每个人的AI安全防范意识,既不要无限地“上纲上线”,也不能对此掉以轻心。

对此,王智国补充道,AI从业者也要从技术本身、从AI应用场景本身来限制AI作恶。

王智国说,举个例子,现在不少智能音箱的唤醒功能是放在云端的,这就为黑客监听用户、窃取信息留下了后门。但如果我们将音箱的唤醒算法放在本地,结合AI芯片进行边缘计算,就能将敏感数据放在本地,消除了这一安全隐患。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智东西10月25日消息,昨天,在2019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上,科大讯飞不仅推出了“1024计划”的3.0版本,并推出了与穹天科技联合打造的AI家电专用语音芯片CSK400X系列。(科大讯飞杀入AI芯片!首推家电语音芯片,1024计划全面升级)

会后,智东西也与少数媒体一同对科大讯飞轮值总裁胡郁、科大讯飞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智国进行了采访。

一、将AI芯片落地到家电/汽车/玩具等场景

在昨天的1024开发者节上,科大讯飞推出了与穹天科技联合打造的家电产业专用语音AI芯片CSK400X系列,以及基于CSK400X的四套智能家电模组,并宣布公司将联合全志、瑞芯微、穹天科技等生态合作伙伴,为行业玩家提供定制化语音AI芯片。

▲科大讯飞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智国

在采访中王智国告诉智东西,科大讯飞目前已经与国内不少芯片企业与物联网企业合作,将讯飞的语音算法落地到AI芯片上,并应用在家电、汽车、玩具等AIoT产品当中。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0月9日,科大讯飞曾与寒武纪、合肥中科类脑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优刻得等联合设立合肥智能语音创新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这家公司,王智国表示,这是工信部希望和由科大讯飞牵头,带动相关产业链龙头公司共同成立一家具有独立法人实体的合资公司,共同为业界提供人工智能赋能。

二、胡郁再度回应实体清单

10月8日,美国商务部曾将包括科大讯飞在内的28家中国组织和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从美国采购技术与货物之前,必须先获得美国商务部的特别许可。

▲科大讯飞轮值总裁胡郁

在采访中,胡郁再次回应了科大讯飞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的影响。他表示,虽然在被限制采购对于原材料、芯片等供应商有一定影响,但是由于“科大讯飞前期(对此)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近期内不会存在太大问题,远期会寻找替代方案提供商,并继续提高公司自身能力。”

胡郁还表示,被列入“实体清单”对于讯飞在国内的业务影响不大。

三、讯飞更希望以AI平台赋能行业

一方面,科大讯飞向B端企业提供AI技术解决方案,帮助企业打造AI翻译机、AI机器人等产品。可另一方面,讯飞也有自主品牌的翻译机、机器人。

对于这两者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胡郁回答说,在AIoT时代,很难再有一款单一产品(如手机、PC、家电等能够覆盖所有场景、所有客户。将来的智能硬件是多样化的“讯飞即使做,也不可能所有品类都做。”

因此,将来的商业生体系统也是多样化的,用户通过不同形态的智能硬件享受到AI的便利。讯飞更希望通过AI Agent的平台实现基础层面的工作。

所以,讯飞自己会做一部分智能硬件,可以给业界树立标杆,给大家看讯飞的技术可以做成什么样的方向。

胡郁表示,讯飞的产品现在在合作伙伴中的占比比较小,讯飞寻求产品和向B端提供技术的交叉的局面。

四、四大方面限制AI作恶

最后,关于当前社会越来越关注的AI隐私、AI安全等问题,胡郁表示,现在的AI是一种工具,就像人类使用刀子作为工具一样,可以行善也可以做恶,安全问题最后还在人的身上。

不过,我们现在也可以用AI来反制AI。拿AI诈骗为例,现在AI可以模拟人的声音进行电话诈骗,但是我们也可以用AI来排测哪些是诈骗电话。

胡郁认为,要防止AI作恶,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努力:

1、对AI的原理及工作机理进一步了解;

2、通过法律法规的设定来限制大家恶意使用AI;

3、要提高每个人的AI安全防范意识,既不要无限地“上纲上线”,也不能对此掉以轻心。

对此,王智国补充道,AI从业者也要从技术本身、从AI应用场景本身来限制AI作恶。

王智国说,举个例子,现在不少智能音箱的唤醒功能是放在云端的,这就为黑客监听用户、窃取信息留下了后门。但如果我们将音箱的唤醒算法放在本地,结合AI芯片进行边缘计算,就能将敏感数据放在本地,消除了这一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