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冬:能将中国治理成这样,真的不容易

时尚资讯 阅读(820)

近代以来,中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如此显着的现代化成就,并没有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国家。虽然中国与许多后现代国家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就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而言,它具有更多的“中国特色”。这也决定了我们必须妥善管理中国。我们不能简单地复制国家现代化的成功经验。我们不能严格遵循某个概念。我们必须勇敢地探索能够根据中国国情为中国现代化提供持久力量的发展道路。

在中国短短七十年的现代化进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但三个结构性困难变得更加突出,还出现了许多其他具体问题。

首先,“一贫两白”的薄弱基础是中国开始现代化进程的基本前提和客观困难。研究表明,印度和中国是两个独立的发展中国家。独立初期,印度的发展基础优于中国。除了各种统计指标的比较外,应该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建立在长期战争的废墟上的。它很快就建立并投入反对美国侵略的战争。从那时起,对战争威胁和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兄弟的援助的担忧一直涉及中国的能源,资源和思想,以全面致力于经济发展。

其次,中国在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上走上了自己的“反叛者”之路。因此,它必须面对由先进的现代国家领导的不利于自身的国际环境。毛泽东曾经说过,在近代,中国从西方绅士那里学到了一个小学生。结果,它一直被打败,所以有必要遵循自己的道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对西方国家的封锁,到20世纪50年代苏联援助的撤离,以及改革开放以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我们在中国发展的不同阶段以各种方式施加干涉。可以说,每一个重要的历史发展节点,中国都遇到了外部干扰和阻力。意识形态的对抗,“文明的冲突”和“民主与自由的扞卫”已经成为前人在不同时期的标志,以掩盖中国嫉妒,忧虑甚至不相容的复杂情绪,并继续塑造对中国的偏见。

第三,中国正在经历多重变化。市场化,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等历史变迁同时在中国的土地上进行,相互交织,相互促进。从个人到家庭,社会和国家,在压缩时期经历现代化的国家数量一个世纪的变化。变革很容易导致社会分化,积累各种矛盾,不断滋生风险,引发政治动荡,造成长期冲突甚至瓦解。这种现代化的基本规律在中国被高度放大,成为对中国的最大挑战。

随着稳定持续增长作为衡量中国现行治理的绩效标准,中国无疑是成功的。成功很难得到,而不是单一因素或可以完全解释的力量。因此,在总结中国治理经验时,不仅要对“中国特色”的困难和挑战进行分析和总结,还要从治理思想,制度机制和解决这些困难和挑战的具体实践中找到治理方法。后现代化国家的一般规律是中国在解决自身问题的基础上为人类发展做出的更大贡献。

中国共产党是统治中国的主导力量。在解决中国各种问题的过程中,中共实际上对后现代国家常遇到的五大挑战做出了有效回应:

首先是发展的挑战。现代化的本质是实现发展。然而,对于许多后来者而言,社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受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不平等的影响,难以实现自主发展,更难以把握加速带来的技术转型。发展进程。赶上机会。中国的治理经验表明,不仅要将发展视为最大的政治,实现自主发展,而且要抓住发展机遇,使其能够将资源禀赋转化为有利的发展条件,从而打破国际条件。

其次是参与的挑战。国家体系无法有效应对参与扩张的挑战,政治冲突和动荡是许多国家现代化受挫的重要原因。庞大的人口,多样化的地区和快速的社会分化使参与中国治理的挑战更加严峻。面对不断扩大的参与需求,我们不能随意回应制度建设的水平,也不能简单地使用国家强制执行的机器。我们必须在参与上诉和机构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中国的经验在于加快制度建设,引导规范有序参与,开辟多层次,多学科的咨询渠道。具体问题是专门解决的,以避免公众参与政治化。

第三是社会团结的挑战。现代化带来了从静态社会向动态社会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宗教,民族,地区等原始的稳定社会因素将通过扩大社会差距,深入而全面地参与社会政治生活,使这些因素的身份成为一个有凝聚力的少数。撕裂整个社会的生命力量。许多发展中国家遇到了宗教矛盾,种族冲突和地方分裂,甚至直接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分裂。中国的经验在于努力塑造民族认同,中国民族认同,在国家资源配置和社会安全网中发挥良好作用,通过压制社会差距来实现民族团结和社会团结,保护受灾群体。

第四是国家信任的挑战。现代化国家出现的自由主义已成为现代意识形态,其所倡导的“自由放任”模式也成为发达国家向后现代国家取得成功的原因。这在许多后现代化国家形成了矛盾:发展现实是发挥国家合法作用的最迫切需要,而主流观念对国家的作用充满怀疑。 “华盛顿共识”被一些发展中国家视为一种标准,但它有许多负面后果,这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中国的经验表明,市场化是改变国家调节经济方式的过程,但它不是破坏国家信任和放弃国家角色的过程。没有政府的有效干预,资本权力的平衡,市场功能的补充,市场失灵的后果将更加严重。维护国家信任也是协调国家与社会和市场关系的重要条件。

第五是州长的挑战。高素质的官员团队是实现良好治理的必要条件,但官员队伍将在经济快速增长的过程中被削减为既得利益,利用其权力干预经济的正常运作,从而破坏经济社会正义。因此,腐败已经成为后现代化国家治理的痛苦,中国也不例外。中国的经验表明,不可能在某一时刻放弃对州长的严格管理。反腐败是一项需要长期坚持的系统工程。州长必须有内心创新的决心,勇气和智慧。同时,要不断完善州长激励机制,有效激发州长的积极性。

中国取得今天的治理成就并非偶然。它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实现的。随着中国社会变得更富裕,改善生活的治理将更具挑战性,需要政治创造力和政治勇气。 (作者是中央党史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