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花间堂:结庐在人境,而有孩童喧丨中国古典家具

时尚资讯 阅读(1697)

   14:55:27 旅游味道

  文/汤石香 图片提供/花间堂

沿着河展开的繁华平江路。

  平江路是苏州保存最完好的古街。它傍河而建,800多年来,依然保留着''水路并行,河街相邻''的水乡风情,而''列肆招牌,灿若云锦''的繁华气象也丝毫不减当年。

  沿着平江路,过青石桥西踱百步到南石子街上,就能看到一座深藏巷中的老宅。原为苏州望族潘氏所有,如今名为''花间堂探花府''。

  

  古宅富贵雅

  苏州民间曰:''苏城两家潘,占城一大半'',这两家潘乃是''富潘''与''贵潘''。前者富甲天下,后者贵不可言。探花府老宅原属''贵潘''所有。潘氏家族之中,状元、探花、翰林、举人不胜枚举,享有''天下无第二家''之誉。晚清潘氏族人潘祖荫为咸丰二年探花,此为''探花府''之由来。

  老宅于百年前改建过一次,特仿圆明园赐第的格局而造。占地3150平方米,坐北朝南,三落五进,五进楼厅围合成四座四合院。正落由门厅、茶厅、正厅、内厅(攀古楼)、走马楼五进组成,且五进皆为楼屋。其庑廊高大,户窗敞朗,砖雕精美、凭栏梁枋的木刻隽秀细腻。

  而老宅百年前的原貌可见于1958年出版的《苏州旧住宅参考图录》,彼时陈从周拍下了九

  

  张南石子街潘宅的珍贵照片,并绘有三张建筑平面图和横断面图。花间堂就依照这几张珍贵的照片和图纸进行还原改造,将被历史沧桑破坏得只剩一个轮廓的老宅变为了一个只有8间客房的酒店。

  说是改造,但其实更多的是修缮。依着陈从周先生的照片和图纸,将老宅从内到外依照古宅工法予以修缮。所有历史价值的梁柱、砖瓦、木雕、石刻都一一保护或编号入库,待做完加固、管线、防水、隔音后,再一一归回原位。新做的木作、瓦作和油漆作,都严格遵从古建筑的营造法式,用材也尽可能与原有构件保持统一。

  这才将古宅修缮完成,梁柱砖瓦间见潘家百年富贵。

  结庐在人境

  探花府与南显子巷相直,巷内有座大儒中心小学和幼儿园。巷子里平素十分安静,只偶有孩童清朗的读书声传来。但每到上下学时间,整个巷子就会突然热闹起来,清贵的老宅顿时有了几分''结庐在人境''的况味。

  

  因在深巷中,常有客人抱怨着地方难找。可抱怨完这一句后又一定会补上一句:可宅子真是雅致非常。

  从外面看,建筑是徽派典型的青瓦白墙,屋檐翘翘,深色木门上挂着两只门环,匾额上写着''探花府''。唯有门左边写着''苏州文旅花间堂''的牌子,稍让来客意识到,这是到了目的地了。

  推门而入,不少人的第一眼都会被前台蓝色长案吸引。它的颜色鲜亮而古拙,胭脂色的花朵盛开的姿态让人不禁想到了梵高名画《向日葵》,但案上斑斑的锈迹和划痕显示出它应该颇有年纪。这么个''大器''一摆,宅子的古味儿瞬间多了几分。

  

  前台对面是深蓝色的书架,三张白色沙发。青色地砖间铺了一块似中式写意,又似西方抽象风格的地毯典型的现代调调。与前台一对比,左右蓝色相映,却是一古典一现代,时空交错的冲突从前台就已经开始。

  亭台藕谢碧荷开

  前台在园子的南面,原为主人会客的场所,称''竹山堂''。过了竹山堂入园,园内三曲桥穿过一池碧水,太湖石环绕四周。假山之上,清泉泛漫而下,形如瀑布。荷塘内金鱼成群,若是夏日来,还能见着碧荷盛开。

  若不是夏日,湖畔的山茶、海棠、石榴树也会让客人们哪个季节来都能见到花朵迎接。花间堂里养了一大一小两只家猫,常在园子里跳来跳去,这如画的美景顿时就多了生气,也让人多了几分如家的温暖。

  

  穿过园林,一路花香满径。攀古楼前,植有金桂和玉兰,寓意金玉满堂。原为展列藏品的攀古楼如今是多功能的休闲吧。盛有各种小食,下午茶或是与友在此饮茶聊天都别有一番雅趣。楼里回廊的墙壁上,还有两处圆形的望口,往外观望,可见一片江南风光。

  亦古亦新韵

  再而进客房。非是现代的磁卡开锁,而是取来钥匙开门。客房房内南北径深窄但东西宽长,卧室、客厅、卫生间通体相连,四周通透并以帷幔隔断,卧室竖一屏风以作阻隔。

  里头家具用色沉稳,多为深色或原木色。苏州多是老家具,客房里的家具也是依着苏作家具的大致模样做的。梳背椅、官帽椅、圈椅,一个个看似是老家具的型,却从上到下多多少少都做了些改动。看起来是苏式的典雅精致,但仔细一看却是有着现代的设计感。

  最有趣的是实木衣箱,看似传统,使用起来才发现另有玄机。竹编的大床背靠着落地的巨幅水墨画,床头柜是老式的小箱子。床右边是衣架和书桌,衣架亦是依照老式的架子做的,书桌桌腿如交椅般交叉,椅子倒是规规矩矩的梳背椅。

  

  如果不爱在客房内呆着,宅子里也多的是去处。前头说的攀鼓楼有吃有喝,可赏景可谈天。爱看书的,逛逛攀古楼的书架,爱挥毫的,攀鼓楼里也备好了笔墨。爱看景的,整个宅子里都是景;如要摒念清修,抄经室里早已备好经卷。

  听诸多人说,雨天的探花府别有味道。小雨沥沥在窗前,打在木窗的滴答声在古宅里格外响亮。但可千万别选在雨天入住,那一段只能步行的石子路会让你和行李箱苦不堪言。

  总 编 | 邓雪松

  主 编丨林育程

  执行主编丨程香

  资料来源 | 《中国古典家具》2015年9月刊

  文/汤石香 图片提供/花间堂

沿着河展开的繁华平江路。

  平江路是苏州保存最完好的古街。它傍河而建,800多年来,依然保留着''水路并行,河街相邻''的水乡风情,而''列肆招牌,灿若云锦''的繁华气象也丝毫不减当年。

  沿着平江路,过青石桥西踱百步到南石子街上,就能看到一座深藏巷中的老宅。原为苏州望族潘氏所有,如今名为''花间堂探花府''。

  

  古宅富贵雅

  苏州民间曰:''苏城两家潘,占城一大半'',这两家潘乃是''富潘''与''贵潘''。前者富甲天下,后者贵不可言。探花府老宅原属''贵潘''所有。潘氏家族之中,状元、探花、翰林、举人不胜枚举,享有''天下无第二家''之誉。晚清潘氏族人潘祖荫为咸丰二年探花,此为''探花府''之由来。

  老宅于百年前改建过一次,特仿圆明园赐第的格局而造。占地3150平方米,坐北朝南,三落五进,五进楼厅围合成四座四合院。正落由门厅、茶厅、正厅、内厅(攀古楼)、走马楼五进组成,且五进皆为楼屋。其庑廊高大,户窗敞朗,砖雕精美、凭栏梁枋的木刻隽秀细腻。

  而老宅百年前的原貌可见于1958年出版的《苏州旧住宅参考图录》,彼时陈从周拍下了九

  

  张南石子街潘宅的珍贵照片,并绘有三张建筑平面图和横断面图。花间堂就依照这几张珍贵的照片和图纸进行还原改造,将被历史沧桑破坏得只剩一个轮廓的老宅变为了一个只有8间客房的酒店。

  说是改造,但其实更多的是修缮。依着陈从周先生的照片和图纸,将老宅从内到外依照古宅工法予以修缮。所有历史价值的梁柱、砖瓦、木雕、石刻都一一保护或编号入库,待做完加固、管线、防水、隔音后,再一一归回原位。新做的木作、瓦作和油漆作,都严格遵从古建筑的营造法式,用材也尽可能与原有构件保持统一。

  这才将古宅修缮完成,梁柱砖瓦间见潘家百年富贵。

  结庐在人境

  探花府与南显子巷相直,巷内有座大儒中心小学和幼儿园。巷子里平素十分安静,只偶有孩童清朗的读书声传来。但每到上下学时间,整个巷子就会突然热闹起来,清贵的老宅顿时有了几分''结庐在人境''的况味。

  

  因在深巷中,常有客人抱怨着地方难找。可抱怨完这一句后又一定会补上一句:可宅子真是雅致非常。

  从外面看,建筑是徽派典型的青瓦白墙,屋檐翘翘,深色木门上挂着两只门环,匾额上写着''探花府''。唯有门左边写着''苏州文旅花间堂''的牌子,稍让来客意识到,这是到了目的地了。

  推门而入,不少人的第一眼都会被前台蓝色长案吸引。它的颜色鲜亮而古拙,胭脂色的花朵盛开的姿态让人不禁想到了梵高名画《向日葵》,但案上斑斑的锈迹和划痕显示出它应该颇有年纪。这么个''大器''一摆,宅子的古味儿瞬间多了几分。

  

  前台对面是深蓝色的书架,三张白色沙发。青色地砖间铺了一块似中式写意,又似西方抽象风格的地毯典型的现代调调。与前台一对比,左右蓝色相映,却是一古典一现代,时空交错的冲突从前台就已经开始。

  亭台藕谢碧荷开

  前台在园子的南面,原为主人会客的场所,称''竹山堂''。过了竹山堂入园,园内三曲桥穿过一池碧水,太湖石环绕四周。假山之上,清泉泛漫而下,形如瀑布。荷塘内金鱼成群,若是夏日来,还能见着碧荷盛开。

  若不是夏日,湖畔的山茶、海棠、石榴树也会让客人们哪个季节来都能见到花朵迎接。花间堂里养了一大一小两只家猫,常在园子里跳来跳去,这如画的美景顿时就多了生气,也让人多了几分如家的温暖。

  

  穿过园林,一路花香满径。攀古楼前,植有金桂和玉兰,寓意金玉满堂。原为展列藏品的攀古楼如今是多功能的休闲吧。盛有各种小食,下午茶或是与友在此饮茶聊天都别有一番雅趣。楼里回廊的墙壁上,还有两处圆形的望口,往外观望,可见一片江南风光。

  亦古亦新韵

  再而进客房。非是现代的磁卡开锁,而是取来钥匙开门。客房房内南北径深窄但东西宽长,卧室、客厅、卫生间通体相连,四周通透并以帷幔隔断,卧室竖一屏风以作阻隔。

  里头家具用色沉稳,多为深色或原木色。苏州多是老家具,客房里的家具也是依着苏作家具的大致模样做的。梳背椅、官帽椅、圈椅,一个个看似是老家具的型,却从上到下多多少少都做了些改动。看起来是苏式的典雅精致,但仔细一看却是有着现代的设计感。

  最有趣的是实木衣箱,看似传统,使用起来才发现另有玄机。竹编的大床背靠着落地的巨幅水墨画,床头柜是老式的小箱子。床右边是衣架和书桌,衣架亦是依照老式的架子做的,书桌桌腿如交椅般交叉,椅子倒是规规矩矩的梳背椅。

  

  如果不爱在客房内呆着,宅子里也多的是去处。前头说的攀鼓楼有吃有喝,可赏景可谈天。爱看书的,逛逛攀古楼的书架,爱挥毫的,攀鼓楼里也备好了笔墨。爱看景的,整个宅子里都是景;如要摒念清修,抄经室里早已备好经卷。

  听诸多人说,雨天的探花府别有味道。小雨沥沥在窗前,打在木窗的滴答声在古宅里格外响亮。但可千万别选在雨天入住,那一段只能步行的石子路会让你和行李箱苦不堪言。

  总 编 | 邓雪松

  主 编丨林育程

  执行主编丨程香

  资料来源 | 《中国古典家具》2015年9月刊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