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股业绩爆雷财务先兆:毛利率背后的故事 警惕商誉

时尚资讯 阅读(838)


白马股票表现的金融前兆是雷鸣般的

财务分析的基本方法是将不同财务数据反映的信息链接到一个故事中,并用非财务数据进行验证。

本报记者吴新柱/文

在最近爆炸的白马股中,ST康美,ST康德和富仁药业以大额存款和大额贷款,低利息收入和高财务成本为特征,为市场敲响了警钟。

上市公司倾向于在信息披露的文本披露中使用有利于管理的描述,巧妙地避免产品竞争力下降,财务杠杆,高价值收购和相关方的利润寻求,并将失败归咎于外部环境。为了美化不成熟企业的优势,表达对未来利益的良好愿景,甚至发布一些有利于股票价格的非强制性自愿披露。

虽然这些书面陈述没有违反规定,但它们会给投资者带来心理暗示。如果将有偏见的内容视为公司运营状况的全貌,那么就无法看到公司的基本面。财务报表作为记录经济活动的综合工具,可以更全面地反映公司的经营状况。财务数据和客观法律的相互验证可以揭示公司故意隐藏的一些业务问题,帮助投资者区分价值创造者和价值破坏。为了避免踩到雷声。

会计身份欺诈

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任何主体都已经手足,会产生拉动全身的效果。上市公司财务欺诈的目的通常是夸大利润。损益表的异常主要体现在异常收益,异常毛利率和异常期间费用率。从财务报表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出,膨胀的利润将不可避免地影响资产负债表的相关主体。通过分析资产负债表主体的异常情况,可以找到欺诈性线索,甚至可以确定欺诈方式。欺诈公司可以通过支付当前的支付,购买原材料,长期资本支出等来转移大量资金,然后尝试将资金转移给客户,最后以资金的形式转回资金。虚构的销售交易。欺诈公司还可以利用关联交易中的阴阳合同来增加收入,使图书销售额高于实际销售额,或者使用大量现金交易,并使用银行承兑汇票来承保资金流动。

普遍膨胀的流动资产是膨胀的货币资金和膨胀的库存。膨胀的货币资金反映在银行流量和银行存款余额的直接篡改中;膨胀的库存包括膨胀的数量和膨胀的单位成本。膨胀的数量可以降低库存的单位成本,降低销售成本,减少从购买转移的资金。包装是一种销售回报,可以实现单位成本的虚拟增长。其他应收款项,预付款等的虚增金额可能是欺诈性公司在没有收到相应的付款的情况下夸大了收入,或者资金的流出在其他应收款或预付款中过账,并且实际上已经打包。重新流回上市公司以获得销售回报。例如,* ST Beauty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将八达通花园纳入综合财务报表,而八达通花园潘生生物资产均于二零一四年前成立。会计准则规定存货的存货盈余属于前期误差。企业应采用追溯重述方法纠正重要的早期错误。 * ST Beauty将占2015年相应的营业外收入金额,导致公司2015年合并利润总额增加1247个。万元,占年度经审计综合利润总额的21.32% ,此操作构成虚假记录。

与膨胀的流动资产相比,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等非流动资产的膨胀增加更为隐蔽,因为购建支出较大,采购和施工过程高度专业化,实际成本难以判断,欺诈公司可能会使用一些没有公开市场的资产,很难获得公允价值的弱点,并且在资产购买时任意夸大价格。更常见的是,新工厂实际上已经投入运营,欺诈公司仍然对其未完成的国家进行核算,这不仅可以减少固定资产的折旧,还可以减少当前的损益,因为根据会计标准,项目完工前在新工厂,工人的费用和其他费用以及贷款利息都包含在固定资产的价值而不是当期的损益中。借贷成本和研发费用的不当资本化也可能导致非流动资产的虚假增加。欺诈公司还可以将非流动资产打包成投资现金流出,然后将其打包为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入。债务或债务减免也是一种欺诈手段。通过减少购买量以及因此降低成本或费用,不仅可以使利润膨胀,而且可以减少对供应商的债务。但是,该供应商的利益转移只是暂时的。欺诈公司经常希望在供应商承诺后提高价格;欺诈公司以远高于公允价值的价格向关联方出售,并以远低于公允价值的价格从关联方购买,可以支付关联方的成本。成本包是收入回报。

以ST康美为例,ST康美于2018年12月接受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公司2018年前后的营业收入,经营成本,费用和支付与账目不一致。 2017年财务报表已重列。公司应收账款减少6.41亿元,存货少于195.46亿元,在建工程6.32亿元,货币资金299.4亿元,公司营业收入89.88亿元。人民币,运营成本超过76.62亿元,销售费用减少4.97亿元,财务费用减少2.28亿元;公司合并现金流量表销售货物,劳务收到的现金,购买的货物,劳务支付的现金,收到与筹款活动有关的不同金额现金项目,收到与经营活动有关的其他现金,支付与经营相关的其他现金活动,支付购买和建设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项目似乎以不同的金额低估。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在2012年12月发布的《证券市场周刊》系列报告中,调查人员发现了康梅不存在的土地,注水项目和隐藏的相关交易。

从财务分析开始

虽然前一段介绍的欺诈手段可以保证财务报表之间的正确关系,但往往会导致不同主体数据反映的异常逻辑关系,从而揭示出脚步。异常客户或异常的运营模式可能导致收入异常。当获取信息的渠道多样化时,可以使用来自其他来源的数据来验证公司的收入。如果公司的收入与行业特征相悖,与可比公司和业务指标相矛盾,那将是非常可疑的;如果收入规模没有增加,如果经营现金流和净利润显着偏离,甚至经营现金流继续为负,那么公司的收益真相是值得怀疑的。

难以偿还的公司可以使用保理或贴现来加速实现现金流。事实上,票据贴现或应收账款保理将导致更大的成本损失,商业合理性和不可持续性。对于缺乏长期造血能力并依赖输血融资的公司,他们需要关注他们的财务风险和继续经营的能力。一旦资金链断裂,公司将陷入经营困境。

如果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过高,信贷销售比例过高,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是一个危险信号。如果公司放宽信贷政策或应收账款比例较低。在可比公司中,人们怀疑是在操纵利润。例如,Furen Pharmaceutical于2017年收购了制药集团。审计报告显示,2015年和2016年医药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07亿元和45.34亿元,分别增长12.18%和13.13%,2015年全年和2016年应收账款分别为13.5亿元和19.81亿元,分别增长16.26%和46.73%,显着高于营业收入增长,这意味着公司的信贷销售比率增加,回报率为严重不足。

资产存量占比过高,库存余额飙升,库存折旧不足这一事实也表明公司不健康。除了计算存货与总资产或流动资产的比率之外,存货余额的计算还可以计算期末存货的比例与当前的营业收入和经营成本。如果比率也增加,则库存周转能力不足。以La Chapelle为例,2019年的半年度业绩预测显示,公司上半年的非净利润为-4.9亿元至-5.9亿元,而利润为1.8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超过20%。该公司加快了季节性产品的销售,导致商品的平均毛利率下降。上半年的费用减少未能抵消毛利下降的影响。事实上,La Chapelle的库存问题已在2018年得到反映。根据Wind数据,该公司2018年的库存周转率为1.45倍,明显低于2017年.Senma Apparel,Taiping Bird和Smith的库存周转率Barney分别为2.78,1.96和1.73,高于La Chapelle。

毛利率背后的故事

异常毛利率大致分为毛利率与同业的偏差,毛利率下降趋势,异常毛利率差异及交易异常毛利率。不同行业的公司是由总体成本结构中的不同运营成本和期间费用引起的。利率不同。一般而言,研发费用,销售费用等支出较高的行业对毛利率水平的要求较高,以支付相关费用。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异常高的毛利率往往难以维持。毛利率远高于同业或行业的上下游,波动趋势和行业特征不一致,与可比公司的差异无法解释。这些是金融操纵的信号,涉及收入确认和成本核算的准确性,以及该比率是否合理。

以* ST康德为例。 2016年和2017年,公司的毛利率出现异常。从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前三季度,毛利率保持在36.09%至38.82%,而2016年销售毛利率突然上升至40.45%。从2017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前三季度,毛利率保持在37.59%至38.07%。 件。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司产品的原材料主要是BOPP和EVA,分别占成本的40%和35%以上。事实上,在2016年,BOPP价格在3月,6月和12月经历了三波增长。在2017年上半年,BOPP价格全部下跌,在第三季度,它们与趋势相反并且全年呈现V形趋势。 Wind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EVA进口的平均单价为每吨1424-1582美元。然后,* ST康德在上述两年末的毛利率急剧上升偏离了原材料价格趋势的规律。

毛利率大幅下降的公司可能会遇到行业环境的变化或竞争优势的下降,这将影响他们的持续盈利能力。按不同类别分类的产品将具有不同的毛利率,但如果毛利率的差异不符合业务逻辑,则存在财务操纵的可能性。

此外,库存周转率逐年下降,毛利率逐年上升。这是因为毛利率的年度增长反映了产品销售和市场竞争力。相应地,库存周转率也应该提高。隐含的财务风险更大,需要进一步分析其背后的驱动因素。例如,东阿阿胶预计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将比去年同期下降75%至79%。该公司表示,随着公司规模的逐步扩大,受整体宏观环境和市场回归阿胶价值等因素的影响。预计逐步减少,下游传统客户积极减少库存,导致产品销量同比下滑;公司连续12年保持连续增长,净利润复合年增长率超过20%,现在进入了良性整合期。然而,从以往的财务数据来看,东阿阿胶2018年的收入基本没有增加,但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金额分别比年初增加78.77%和172.65%;库存周转率从2017年的0.78降至2018年的数字下降至0.72,毛利率从2017年的65.05%上升至65.99%。这些信号表明公司不太可能在2019年保持增长。

谨防善意的隐患

在2019年春节前夕,由于大量的商誉减值,一些上市公司爆炸式增长。一般而言,商誉与净资产的比率超过30%应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对于同行业中比例较高的公司,投资者应该更加谨慎。 2018年11月,中国证监会发布《康美谎言》(以下简称“第8号”),商誉减值会计处理和信息披露,商誉减值审计及商誉减值相关事项。评估已经详细说明。第8号规定,企业合并产生的商誉,无论是否存在减值迹象,应至少于每年年度进行减值测试;当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存在减值的具体迹象时,公司应当及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并适当考虑减值迹象的影响;公司应合理区分和分别处理并购当事人的商誉减值和履约补偿,不得进行商誉减值测试。

第8号列出了与商誉减值相关的减值迹象,为投资者识别商誉减值风险提供了参考。当商誉形成时,现金流量或营业利润继续恶化或远低于预期,特别是如果被收购方未能达到承诺的业绩,则相关商誉会减值。收购目标的表现一般在中期报告中披露。不包括业绩季节大幅波动的行业,一般来说,如果金额远远低于承诺净利润的一半,可以预测,年末目标的商誉很可能是减值的价值。常见迹象是目标公司所在行业的产能过剩,以及相关产业政策,产品和服务的市场状况或市场竞争的重大不利变化,这意味着相关商誉受到损害。例如,随着锂电池技术的成熟,行业竞争加剧,电池企业的利润不断受到压缩,产能逐渐增加。 2017年,该公司能够全额偿还Wattma的商誉减值。在2018年初,Waterma经历了极大的现金流,无法偿还银行,供应商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人的欠款和逾期债务导致逾期大额债务,导致建瑞伍郎和沃特玛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查获大量经营资产,人员流动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此外,如果相关的业务技术壁垒较低或技术正在迅速提高,产品和服务很容易被模仿或升级,并且难以维持利润状态。此时,商誉的损害是不可避免的。例如,2017年和2018年,手机销售增长速度放缓。根据中国电信的数据,2018年国内手机市场总量为4.14亿部,同比下降15.6%,比上年下降3.4个百分点。在此背景下,银昊科技,永贵电气,江芬磁性材料和安捷科技的收购目标的商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第8号还列出了其他减值迹象,包括核心团队的重大不利变化,这些变化在短期内很难恢复;与特定行政许可,特许经营资格,具体合同项目和其他资格密切相关的商誉,以及相关资质的市场惯例已发生变化,如行政许可的发布等。可以,特许经营或特定合同到期不能继续;客观环境的变化导致当期市场投资回报率显着上升,没有证据表明短期内会出现下滑;经营所处的国家或地区具有明显的风险,如面临外汇管制,恶性通货膨胀,宏观经济恶化等。

本文引用叶金福的《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

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