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眼|习近平甘肃之行第三天:乌岭逶迤腾古浪,凉州过罢到兰州

时尚资讯 阅读(1719)


中央电视台新闻客户

中央电视台新闻客户2019年8月21日23: 20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人人百度贴吧腾讯朋友开心网一键分享

1566414140019_227_1080x1622.jpg

道路注定要非同寻常。

1566401740406_605.gif

△习近平总书记访问甘肃的第三天调查

△习近平对甘肃省古浪县农村林场的调查

这个村子不平凡:富民新村的“小燕子”

21日上午,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富民小学音乐教室发出歌声。

△小孩在老师的指导下玩耍和唱歌《小燕子》。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小鹏拍摄)

1566420994988_636_3647x2735.jpg

△富民小学去年刚刚开学,目前有122名学生。在夏季,学校为喜欢音乐的孩子们提供夏季兴趣班。每天有15个孩子在这个音乐教室练习弹钢琴。 (国光记者吴谦拍摄)

21日上午,在村里读书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这个教室。孩子们为祖父唱歌是这首歌《小燕子》。李娟和李锐正在距离富民小学数百米的富民新村192号玩耍。

1566420974939_277.jpg

△李娟姐姐今年8岁,在富民小学读一年级。他的弟弟李瑞今年6岁,在离家较近的乡村幼儿园上学。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宇拍摄)

两兄弟的兄弟姐妹李英川告诉《时政新闻眼》一年前,一家六口人从古浪南部山区的梁乡搬迁。

1566420947993_148.jpg

△就像新炎炎新泥,很快落户这里,勤劳的大师在院子的角落种了一个甜瓜,如今它是藤蔓满满的瓜。

离开富民小学后,总书记去了李英川的家,看到了他的厨房,卫生间和储藏室,起居室和卧室。

1566420775155_817_5120x3840.jpg

△总书记坐在这个客厅里,家里常常在家。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宇拍摄)

△独家视频|习近平:老百姓的幸福是共产党的事业

1566420818664_73.jpg

△在客厅的显眼位置,这个六口之家的“全家福”。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严奇峰拍摄)

两兄弟姐妹的兄弟姐妹经常在家外工作,以谋生。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家庭还没有拍出像样的照片。在客厅,这个“全家福”,母亲是“加工”。今天,这个家庭已经迎来了这样一位重要的客人,但远离这个领域的母亲却没有机会看到它。

1566420740902_369.jpg

总书记离开后,全家人拍了这张全家福的照片。虽然她仍然缺少她的母亲,但习的祖父来到了自己的家,两兄弟和姐妹都非常高兴。

为了保护生态,摆脱贫困,在富民村,有1379个家庭,4580人喜欢李迎川家。从祁连山出发,他们像燕子一样飞到生态移民区,过着新的生活。

1566420717812_399_1593x1080.jpg

△古浪县一地扶贫搬迁示意图。

1566420532245_738_1850x3640.jpg

△这是村党组服务中心过去和现在的比较。

在富民新村,习近平总书记了解到了人民的房地产搬迁和扶贫的情况。他说不止一次,最让我担心的是困难的人。每次访问中国,他都必须看到扶贫。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1566410124827_436.gif

△不仅移动,生活,而且致富。在过去的一年里,富民新村一直在大力发展肉羊,肉牛养殖和设施的养殖业。今天,已有559户家庭和2,188人摆脱了贫困。这是富民新村的航拍。

这个林场不平凡:古代有傻瓜,今天有“六个老人”

21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古浪县的另一个检查点八步沙林农场。

八个沙林遗址位于河西走廊的东端,位于腾格里沙漠的南部边缘,距古浪县30公里。在过去,它被称为“寮步沙”。因为沙子很薄而且柔软,所以人们踩在沙子上,双脚落在沙子里。

△即使前一天下雨,湿度也会增加沙子的粘度和重量,仍然可以看出沙子很小,很容易被风吹起。 (中央电视台记者沉宇拍摄)

武威是该国最严重的荒漠化和荒漠化地区之一。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沙漠以每年7.5米的速度侵入巴布沙的村庄和农田。

1566420449992_440_5170x3450.jpg

△20世纪80年代初的八步沙。 (数据图片)

1566420423052_817.jpg

△今天的八步沙林。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小鹏拍摄)

为了保护家庭不被疯狂吞噬,1981年,古浪县图门镇太子村村民郭超明,何法林,施文,罗元奎,程海,张润源发起并组建了八个人。步沙集体林场以联合住户的形式承包。签约管理75,000亩流沙。其中六人已有近300年的历史,被称为八步的“六位老人”。

1566416050776_265.jpg

△林场建成后,六名老人按下红色手印并签了合同。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余振义拍摄)

“吃沙子的八个步骤,住在沙子的八个阶段,并在八个沙子的步骤中死去。” 6名老人坚持最原始的道路20年,治理沙漠7.5万亩,形成南北长10公里,东西宽8公里防风固沙绿化屏障,保护10万亩农田和实现了从“沙金人撤退”到“人入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78岁的张润元是六个老人和第一代防沙人之一,他说,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站在的地方是尖沙丘。经过20多年的树木种植,风吹过沙子被吹进了“树屋”,沙子无法形成,地面变得平坦。 (中央电视台记者沉宇拍摄)

在20世纪90年代初,六名老人开始死亡。他们在一生中同意,如果他们不在那里,他们也会有一个孩子继续下去。每个“六个老人”都有一个儿子或女婿接管了防沙指挥棒。自2000年以来,郭超明之子郭超刚率领第二代防沙人,开始进军古浪县北沙三大沙。

△锦鸡儿,大蟑螂,桉树,红柳,苦豆.郭望刚介绍了这里最常见的沙质植物。 (中央电视台记者沉宇拍摄)

1566415986038_157_752x1007.jpg

△现在,67岁的郭望刚是八步沙林农场的主任。森林农场有28名森林护林员,其中两名是大学生。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段德文拍摄)

△八步沙林农场护卫用草方块固沙。在沙滩上画一个正方形网格,根据绘画的正方形将麦草捆在沙子上展开,然后用铁铲将其扎成沙子,留下一些小麦草站在沙滩上形成这种互锁的沙漠保护。网后,广场上种植树木。通过这种方式,建成一亩地森林,耗资约1200元,成活率非常高。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段德文拍摄)

△独家视频近习近平参加了“草检压沙”劳动

34岁的郭伟是第三代防沙人。他是第一代防砂人郭超明的孙子,也是第二代控沙人郭望刚的侄子。

△郭伟于2016年开始在林场工作。他说郭的孩子很孝顺。虽然在家外赚取更多的工作,但对于祖父的遗愿,他决定扎生八步。 (中央电视台记者沉宇拍摄)

除了防沙林外,郭伟和巴布沙的年轻人开始探索沙产业的发展,并建立了梭梭接种基地。

1566412156720_431_888x1127.jpg

1566412197786_609_448x652.jpg

△肉istan蓉的根和花。肉istan蓉是一种寄生植物,寄生在沙漠中的梭梭(Haloxylon ammodendron)的根部,吸收梭梭(Haloxylon ammodendron)寄主的营养和水分。被称为“沙漠人参”,具有药用价值。 (由郭伟提供)

今年是八步沙林农场成立的第38个年头。在第一代防沙控制开始时,人们“六个老人”和另外两个人还活着。三代防沙人继续奋斗,共完成造林21.7万亩,森林和森林37.6万亩。今年3月,八步沙林农场三代“六老人”被中宣部授予“时间模范”荣誉称号。

1566415791139_819_3022x4022.jpg

△这是荣誉勋章。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余振义拍摄)

△独家视频近习近平称赞他们是新时代的傻瓜

在八步沙林农场,总书记考察了当地的防沙和生态保护。总书记一直非常重视荒漠化和荒漠化的控制。在访问前20多天,他在致第七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的贺信中说,中国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在荒漠化防治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荒漠化防治是与人类可持续发展有关的重大事业。八步沙的精神和八步沙的精神与总书记的野心密切相关。

这个项目非同寻常:治理黄河并保护母亲河

△[独家视频]习近平视察兰州黄河治理工程和读者出版集团

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兰州继续视察。

兰州是黄河唯一一个穿越城市的省会城市,因黄河而兴旺发达。一座城市风光,与黄河相连。

1566420322986_450_1081x722.jpg

△兰州全景从空中拍摄。 (数据图)

1566420304434_69_600x367.jpg

△兰州中山大桥,原名“黄河铁桥”,始建于1909年。1942年,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改名为“中山大桥”,它是真正意义上最早的现代桥梁。黄河2004年,它通车,成为人行天桥。 (数据图)

1566420282951_283_640x480.jpg

△兰州地标雕塑《黄河母亲》,1986年完成,作者是甘肃着名雕塑家何E.何E曾在敦煌学院生活了12年。雕塑中温暖而微笑的母亲的形象与敦煌莫高窟中唐代雕像的特点相吻合,儿童的创作是以敦煌的何娥女儿的照片为基础的。 (数据图)?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件。 2016年7月,在访问宁夏期间,他强调要加强对黄河的保护,坚决杜绝黄河污染,保持母亲河流永远健康。

这次在兰州,总书记专程前往黄河泵站项目现场进行调查。

1566420124187_407_2977x1077.jpg

△Lan Tie泵站平台视野开阔,可以欣赏河对岸的风景。 (央视记者张萌拍摄)

△黄河的水在天空中升起,不会返回大海。 (中央电视台记者舒北拍摄)

Lantie泵站建于上世纪末,主要为原兰州铁路局供水。 2008年在兰铁使用自来水后,泵站被废弃了。在黄河风景线建设大型景区的过程中,兰州市将把泵站改造成一个观景亭,连接河滨人行道和人行道,于今年5月完工。

1566420145101_540.jpg

近300米的红砖走道。 (中央电视台记者舒北拍摄)

△快来享受鸟儿经过黄河表面的慢动作版。 (央视记者徐永松拍摄)?

母亲河,他常常乘船沿河而下,打开静脉。近年来,“加强保护,没有重大发展”已成为共识和行动。长江经济带和长江三角洲的区域一体化已成为国家战略。黄河也培育了中华民族,必将迎来美好的未来。

这本杂志并不普通:在土地边界创造“读者现象”

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调查研究。

1566419967646_310_3964x2971.jpg

△读者出版集团。 (由中央电视台记者杨立峰拍摄)?

《读者》该杂志成立于1981年4月,发表了“探索中外,实质,启蒙,睁开眼睛”的宗旨,并出版了大量国内外流行艺术作品。发行量迅速达到一百万份。去年,《读者》月平均发行量为486万册(含数字版),累计发行量突破20亿。《读者》成为几代中国人的共同精神家园。

1566410936547_796_1439x1078.jpg

△这是《读者》的第一个也是最新一期。这两本相隔38年的杂志汇集在一起。封面图片似乎是前辈回头看着新人,充满了感情。很难说有多少读者从这本杂志中获得了知识,愿景和喜悦。春天的降雨和降雨都是沉默的。它不仅是兰州的名片,也是数百万读者心中不可替代的文化象征。

1566419888450_801_1077x1441.jpg

△这是《读者》第一期的目录。你有兴趣吗?

1566419865965_109_1081x1439.jpg

△即使38年前的笑话仍然很讽刺。

很多人都很好奇,在资源相对稀缺的西北内陆城市出生的杂志怎么能在国内脱颖而出,产生一种耸人听闻的“读者现象”?以下情况可能对您有影响。

1566411467645_821_3000x3000.jpg

△《读者》该杂志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实施品牌战略,并特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陈汉民教授为该杂志设计杂志。自1998年1月起,《读者》正式开启了“小蜜蜂”标识(上图),拼音“DUZHE”和赵朴初(下图)的标题。 (中央电视台记者黄景辉拍摄)

1566419829206_34_1079x1079.jpg

△这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陈汉民教授手写版的设计理念。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小鹏拍摄)

1566415433070_556_1532x1536.jpg

△上图显示了《读者》的盲文版本。左下图为北美版的繁体中文版,右图为台版。 (中央电视台记者王鹏飞拍摄)

1566419681488_761_1578x1078.jpg

△这是2019年第14期《读者》中一篇文章的两页校对。右边的图片是基于左侧修改的重新校准。可以在护理水平上看到密集修饰的痕迹。该杂志的编辑告诉《时政新闻眼》一篇文章将在发布前由13位编辑进行校对,错误率控制在0.5%以下。

1566419651237_144_1079x1337.jpg

△这是《读者》近年来举办的新媒体生态活动。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数字媒体技术的发展,人们的阅读风格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读者》积极探索转型升级,包括打开微信公众号,在多个FM移动应用上分配音频资源。今年4月,《读者》进入“学习力量”平台,创建了“每日阅读”栏目并开通了订阅号。

不难看出《读者》从杂志到知名文化品牌,一个重要的秘诀就是要相信“内容为王”,坚持“品味 - 品质 - 效益”之路,不断创新,用精湛工艺精神打造精品。

1566415402635_359.jpg

△这是《读者》编辑部的工作现场。 (杨光记者潘毅拍摄)

1566412007567_916_1437x1020.jpg

△这是《读者》发行量超过1000万份纪念银币。 (中央电视台记者王鹏飞拍摄)

1566415626811_994.jpg

△在Reader Publishing Group的创意中心,您可以看到许多文创产品。这是一个手绘的影子。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小鹏拍摄)

△这是流沙画封面上的书。 (中央电视台记者杨立峰拍摄)

从一个村庄到一个森林农场,从一个项目点到一个文化企业,每次总书记去研究现场,他都在“解剖麻雀”并对问题和经验进行深入研究。每次总书记到一个地方,注意一个地区,往往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从河西走廊到黄河岸边,总书记到甘肃的旅程形成了明确的轨迹,给人们带来了许多启示。 22日,我们继续关注。

制片人/沉勇陆毅李浙江

记者/余振义沉伟龚学辉王辉

视觉展示/陈国

编辑/宋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