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地探访:这个农村的垃圾分类比城市做得还要好

时尚资讯 阅读(808)

  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的大背景下,各地正在积极推进农村垃圾分类制度的建立和实施。

  我们知道,农村垃圾和城市不同,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农资废料,比如最常见的农药袋,到底怎么回收,就是个新问题。应该说,和城市相比,农村的垃圾分类更复杂、量更大。

  在城市里还没有完全适应的垃圾分类,能在农村顺利推开吗?答案是肯定的。在四川成都温江区,就探索出了适应农村的垃圾分类办法,我们一起去瞧瞧。

  走入成都温江区寿安镇的岷江村,平坦干净的乡间小道,绿意盎然的植被树木,灰瓦白墙的民居,处处透露着整洁、有序。记者一问才得知:这个拥有2300余人的小村,已经坚持垃圾分类7年了。

  记者:村里的环境也太好了。

  陶勋花:这就是我们的江安绿道。我们现在整个村庄,包括污水处理、垃圾分类,老百姓参与进来,也会积极的感受到家乡的变化。我们垃圾分类从2012年就开始了,逐步探索到今天。

  

  岷江村街景

  说话的这位是岷江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2010年,她当选村党总支书记,她回忆:以前垃圾往沟里、河里、空地上一扔了事,村里真叫一个脏乱差。为了不让村里的环境问题成为发展的阻碍,陶勋花下决心改变。

  陶勋花:我们老百姓跟我说,书记啊,你去找点老板来给我们投资吧。可想而知,老百姓对我们的期望还是很高的。但是社会资本到村庄来,我们就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包括村庄的干干净净、整整洁洁,老板到村里一转,这里的环境真好,就在这里投资了,这也是一种营商环境。

适合农村特点的垃圾分类办法。由于岷江村是典型的农村散居模式,村民之间居住比较分散,陶勋花带领岷江村将全村分为33个院落,并培训了33名院落长,由他们负责宣传和指导农户进行垃圾分类。

  陶勋花:院落长负责宣传、每个月点位的回收、积分工作,“户分类、村转运”。老百姓自己在家分好,每个月26号是我们农村垃圾集中回收的时间,农户拿到我们固定的点位,集中的回收。

  

  岷江村院落垃圾分类回收点

  每月26号,就是院落长定期组织收集可回收物的日子。张家院子院落长张昌海告诉记者,为了指导村民正确做好源头分类,院子里摆放着三个蓝色的大型垃圾桶和一个红色垃圾桶,分别印有 玻璃类、废纸类、塑料类,和有害垃圾。并将垃圾分类图解的海报张贴在垃圾分类宣传栏上。

  院落长张昌海:我们每个月26号定时定点回收。现在绝大部分村民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这些都是志愿者,大家来帮忙。纸棒5毛一斤,废铁1毛钱。要对他们引导、教育、帮助。

  

  在计量登记造册的同时,岷江村拿出了村集体资金用于奖励村民。给回收垃圾的村民提供了纸巾作为奖励,回收垃圾5元以上就得一包小纸巾;10元以上就得一包大纸巾。岷江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

  陶勋花:我们不仅有礼品,我们还把每个月你参与的积分记录下来,作为每季度测评我们优秀农户、院落、一个依据。

  记者:像这种形式的垃圾分类,普通农户一个月可以兑换多少钱?

  陶勋花:多的比如分的好的,一个月几十块钱。额外还拿了我们的礼品和抽纸。

  

  志愿者们随时准备为前来垃圾分类的农户计量入册,并派发小奖品

  岷江村花卉苗木产业较发达,实行垃圾分类前,农药袋造成的污染严重,扔了农药袋的地方往往几年不长草。陶勋花介绍,随着垃圾分类回收工作开展,按一角钱一个的价格回收,去年一共回收了6万多个农药袋。

  记者:这个也是因地制宜,根据你们产业的情况,毕竟种植苗木喷洒的农药比较多一些。

  陶勋花:我们农村的药袋子、药瓶子我们就把他列为有毒垃圾,集中对老百姓进行回收。一般老百姓打这些药,都在沟渠、河边打,原来你不搞这些回收就扔在沟里。

  农村垃圾分类知易行难。由于广大村民的生活习惯早已固定,惯性很强,环保意识还较为薄弱,垃圾分类回收和处理体系从无到有的推进过程,并不容易。陶勋花发现,很多是村民嫌麻烦不愿分。

  陶勋花:很多村民都说:好麻烦啊,我们农村有收荒匠,啤酒瓶、塑料的东西一开始就甩在屋子的一角,收荒匠就自己去收、去分。生活上,我们农村的垃圾还要多一点。品种要多。因为不仅有生活还有生产的垃圾。农村量大、品种多。

  为了克服困难,全面实现生活垃圾分类,良好的激励机制并不可少。可对于财政收入较少的村集体来说,可持续的资金从哪来?这并没有难倒陶勋花:

  陶勋花:我们资金除了原来村上一些致富能人捐一点,村上出一点。后来我们成都市和温江区有公益创投,我们把垃圾分类包装成一个公益项目,去申报民政,都有一些资金。我们最高获得了成都市4万块钱。足够当年开支。包括礼品、转运费用,就给优秀的个人、院落长发一些证书等等。

  

  记者采访岷江村党支部书记陶勋花

  在温江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固废科工作人员杨应威看来,农村垃圾分类有着比城市独特的优势。从社会基础来看,农村是个熟人社会,利用宗族亲缘的关系,更容易发动群众参与和相互监督,这就省下了不少本来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管理成本。

  杨应威:村民的参与性比城市要好一些。因为邻里关系比较好,大家都是住了好几十年的邻居。有些工作开展的时候,大家接受程度高一些。这些院落大家响应的积极性高一些。利于宣传,利于组织。

  杨应威也表示,农村垃圾分类的另一关键,要因地制宜,根据不同地域的特点采取不同的工作模式,分类施策。

  杨应威:岷江村这边的院落长管理是比较成功的一个案例。他们是解决了我们垃圾分类,有人做的问题。他们采取的是院落长模式。院落大小适中,不管是平时宣传引导,还是组织转运,都很灵活,比较容易操作。

  村民的自觉行动,也让“收荒匠”这个职业在岷江村成为了历史。如今,在岷江村这个我国西南地区的一个普通村庄,垃圾分类这件在我国许多城市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已经成为当地农民生活中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生活习惯。村民黄大姐:

  村民黄大姐:刚开始会分错,现在慢慢就习惯了,很方便。以前还需要通知一下,现在都不需要通知了,很自觉的26号就拿去分类回收了。

  

  在农村推行垃圾分类,可行吗?现实是最好的回应。7年下来,村里田间地头农药袋、地膜等垃圾没了,村庄变美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也降下来了。陶勋花介绍,目前,岷江村的垃圾分类回收模式正在整个寿安镇推广,如今岷江村的垃圾回收量从一开始的每月1吨多,增加到了4吨多,700多户的居民垃圾回收的参与率达到了90%以上。村里环境好了,资源也跟着盘活了,利用花木产业优势,2018年,全村仅桂花产业就实现销售收入500多万元。

  陶勋花:我们村一年要回收7、8吨垃圾。村庄要美起来,真的要靠我们老百姓每一个人的参与。光是村两委干不好,你不能是你在一边干,老百姓在一边看。

  对于农村而言,垃圾分类并不仅是单一的人居环境整治问题,更关系农村循环经济的发展,村民自治机制的构建,乃至乡村振兴的实现。

  虽然近年来垃圾分类工作取得了显著进展,但整体来看仍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在村民的分类投放环节,还是垃圾分类处理环节,仍还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中国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李长安认为,与城市相比,在农村推行垃圾分类显然要难得多。这其中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

  李长安:

  从客观原因来讲,农村垃圾的种类要比城市多,分类分拣起来更加费劲。农村居民居住相对比较分散,分类收集的成本比较高。农村地区垃圾分类处理的设施不够完善,随意丢弃和堆放的现象比较严重。另外,目前垃圾分类处置的表述过于繁杂,以及垃圾分类标准的不统一,致使村民难于理解。从主观原因来讲,主要是农村居民的环保意识较为薄弱,垃圾分类知识匮乏。不少村民觉得垃圾分类麻烦,看不到立竿见影的好处,甚至认为垃圾分类是形式主义。特别是现在农村大多是中老年人为主,他们对于垃圾分类的知识接受度较低。但是,尽管存在着一些主客观的原因,在农村地区实行垃圾分类还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提高农民生活质量、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内容。

  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垃圾分类也不再仅仅是一些民间环保者的自发行动,而是政府主导、农民参与的成熟实践。要推动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取得更好的成效,李长安建议:

  

  李长安:

  实际上,从当前一些农村地区的试点来看,效果还是十分显著的,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总的来讲推行比较顺利。概括起来,要做好农村垃圾分类工作,主要要抓好两件事情:一个是努力提高农村居民的环保意识和垃圾分类意识。要加大宣传力度,特别是村干部或者是村里有威望的人要注重入户宣传,培养村民分类意识和习惯。也可以采取一些奖励性的措施,鼓励垃圾分类的行为。另一个就是要完善垃圾分类和处理的基础设施。增加垃圾桶和垃圾处理站的数量,建立乡村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只要这些工作做好了,农村垃圾分类行不行就会得到“肯定行”的答案。

  记者:刘璐

季盈盈

舒晶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