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是全球刷屏!但是,迪士尼为何偏偏选择了花木兰?

时尚资讯 阅读(617)

  影片还没正式上映,甚至只发首支预告片就引爆全球热搜的,今年也就《花木兰》了。

  作为迪士尼的正统公主,花木兰从动画电影到真人电影,等了20年。不光迪士尼相当重视《花木兰》,倾尽力量在推广,更重要的是,这位传统的中国巾帼英雄,将以真人形象在明年3月,正式走向全球。扛起大旗的,是有着国民热度的“仙女”刘亦菲。

  继《冰雪奇缘》《海洋奇缘》大放异彩后,迪士尼为何选择了中国的花木兰?

  d549344ff7474fb8ad95184459253f2a

  ◆“黏住”花木兰

  迪士尼对于“花木兰”这一经典中国IP的执着已有20余年的时间。早在1998年,迪士尼便曾历时两年、耗资1亿美元制作了电脑动画电影《花木兰》,并在全球取得3亿美元票房,获得1999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配乐奖提名。当时为了让该作品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力,迪士尼不仅聘请了中国的一批文学家、历史学家、艺术家,对影片的脚本、情景、造型等进行反复研究审核,同时也通过与麦当劳合作推出相关角色的玩具,以及邀请中外滑冰好手在冰上演绎花木兰的故事进行相应的营销,使得“花木兰”世界皆知。

  而对于此次真人版电影《花木兰》,迪士尼也进行了诸多准备。以主创团队为例,迪士尼在选择演员时进行了全球海选,遍访五大洲,试镜了近千位演员,最终确定了由刘亦菲饰演花木兰,同时巩俐、李连杰、甄子丹等在国内外均有一定影响力的演员在影片中出演相关角色。

  事实上,近年来,善于玩IP的迪士尼,将触角频频伸到动画改编真人版电影领域。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迪士尼推出了真人版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2014年和2015年又接连推出《沉睡魔咒》以及《灰姑娘》,迪士尼收获票房的同时,也收获了影响力和关注度。

  ac246eb62deb4d798313a30bbdfae2de

  看到市场反馈后,迪士尼对于制作真人版电影的决心愈发明确,2016年迪士尼宣布计划把至少18部经典动画电影改编成真人电影,《美女与野兽》《小飞象》《小熊维尼》《阿拉丁》,同时《花木兰》均涵盖在内。

  投资分析师许杉认为,“国内较大的人口数量是消费基础,再加上近年来国内市场的逐步发展,人们对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加,这对于迪士尼而言,无论是电影票房还是衍生品的销售,中国市场都有着较大的需求,这便成为发展业务的契机”。此外,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迪士尼不只拥有多部高票房电影作品,该公司的整体运作体系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包括衍生品、主题公园等产业链的发展均已占据不小的市场。从业者表示,迪士尼现阶段在国内市场也确实有着一定的竞争力,而中国银幕数已位居全球第一,代表着背后的市场空间,这无疑会吸引各方前来抢占市场。

  bb4bb2b151114a089aa579e0c5ea9431

  ◆被塑造的傻白甜公主

  当然,除为了笼络中国观众而实现高票房的经济考量外,不可忽视的是,花木兰本身与现实中女性权利的斗争,密不可分。

  20世纪30年代,在一战和二战的间隙期,沃尔特迪士尼抵押了住房,通过各种渠道筹得了149万美金,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白雪公主》,也是第一部迪士尼公主电影。这个长相甜美、人畜无害的甜心公主,一诞生便风靡全球。

  迪士尼乘胜追击,又在1950年和1959年分别推出《仙履奇缘(灰姑娘)》和《睡美人》两部家喻户晓的作品。

  不难发现,这一时期的女主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傻白甜”。从白雪公主,到灰姑娘、睡美人,虽然都是主角,但角色都略显单薄。她们往往拥有完美的外貌和性格,但都羸弱,无法对任何来自外界的伤害和压迫进行反抗,只能等着王子前来营救。

  艺术作品是一个时代的投射,傻白甜的设定现在看来招人诟病,但在当时非常受欢迎。

  20世纪初期,父亲是社会结构中的家长,女性的定义依靠丈夫的身份,女性的自信和尊严来自母亲身份的获得。在父权控制一切的社会里,女性行为甚至命运都已经被注定,一度作为唯一声音出现的男权话语,在其文学作品中创造出符合他们意愿的女性形象。

  5fb6fdfce5a948d7bec8ddfcfd7ee797

  ◆花木兰的颠覆

  20世纪末期,女权主义蓬勃发展。不甘被遮蔽、歪曲、误解和丑化的女性们,开始了她们的反抗,争取获得和男性对等的家庭、社会地位。

  女性不再满足于通过成为“贤妻良母”来获取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她们渴望和男性一样,拥有追求学识、爱情、梦想的权利。迪士尼也不得不做出改变。

  经历了将近30年没有推出公主电影的迪士尼,连续推出多部系列作品。这些影片已经将公主的设定从原来的傻白甜脱离出来,虽然公主们还是拥有动人的美貌,但更重要的是,她们开始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性格,会为了自己的生活命运作出选择和抗争。

  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花木兰》孕育而生。

  首先要说的是主角花木兰的设定,她是迪士尼公主中唯一的平民出身,个性倔强且叛逆,记不住三从四德却喜欢闹市下棋,常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相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花木兰形象,迪士尼影片中的花木兰更具鲜明的性格特征,更加敢于追求并实现自我的价值。

  在影片的开始,花木兰就表现出不想局限于人们对于女性的死板要求。她不想通过端庄的仪态和纤纤的细腰来为家族添光,她更想的是,她应该在家族有困难的时候,勇敢站出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维护家族的荣誉,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

  花木兰渴望的是,她心中真正的自我被认可,而不是她戴上面具假装的自己。

  6023397255f34ba98377ef7c4150585e

  之后的故事情节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了:花木兰剪去长发,女扮男装,以小兵花平的身份替父从军,在多次战斗中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果敢,打败单于的军队,又在最后身份暴露无人信任她的情况下,解救了危难之中的皇帝;皇帝想要给花木兰官位,但是她以要照顾父亲为由谢绝,并带着爱人李翔荣归故里。

  李翔和花木兰的感情戏份,相对于之前的公主电影少了很多,且李翔更多的像是一个配角,甚至还出现了因为花木兰身份暴露而选择不再相信她这种以前王子不会犯的低级错误,因而存在感大打折扣。

  迪士尼花大量笔墨描写的,是花木兰这样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追寻自我的过程,爱情美满,固然也是好,但显然已经不是全部,哪怕最后花木兰是孤身一人回到家乡,看起来也是个美满的结局。

  现如今,女权运动在全球轰轰烈烈进行,人们仿佛从未这么积极参与到对于女性独立、女性权利的讨论中去。

  在我们忽视的地方这些看上去给孩童看的迪士尼公主电影中,艺术家们对于这个话题的思考,似乎要比普罗大众提早了很多。他们的作品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孩童,这些平权、自由、独立的种子,可能早早地就在他们心中生了根,发了芽。(来源:《看世界》陈瑜亮/文、《北京商报》卢扬 郑蕊/文、《每日经济新闻》毕媛媛 张春楠/文)

  走过万水千山

  我依然眷念您

  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报》

  邮发代号:6198

  订阅方式

  1. 拔打11185或到当地邮政所订阅

  2. 关注“读者报官方微信”,进入微店下单订报

  3.淘宝店铺:

  4.《读者报》微店地址:

  5.《看熊猫》杂志微店地址: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