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年关

汽车资讯 阅读(1079)

小伟正在装配线上工作,手机震动了。当她看到父亲打电话时,她忽略了它。过了一会儿,父亲再次打来电话。小伟要求旁边的同事帮忙更换装配线上的工作,然后拿着电话到楼梯上拿起电话。刚刚接通,吴建民的声音传来:“你有没有给我钱?”

紧张的肖晓回答说:“我说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了。”

“逆转你,你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这真的是亏钱!”

萧御的心跳加速了。她在电话里听到母亲的声音:“失落,真的很糟糕!一个女人是一滴水,有些东西会亏钱!“

尽管肖薇已经为她父母所说的做了心理准备,但她仍然为成千上万的箭头感到难过。父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刀被捆绑着。她喉咙痛,不会说话,她只是想哭。最深的伤害来自最亲近的亲属,似乎这句话是正确的。如果她不太关心父母的爱,她会更自由地生活吗?

“我将来不会认出你的女儿,不要回家!”

电话另一端发出哔哔声。父亲挂了电话。

父亲的话语在大脑中仍然重复,而肖晓无法控制它。他想哭,但他不能。如果亲爱的父母,不再认识她的女儿,那么她是不是喜欢浮萍,没有家庭,没有父母的爱?她突然觉得她特别失败了,她既不能得到父母的爱,也不能自由。即使他们做得更多,似乎他们也不承认。

她真的错了吗?她想一次为自己而活。她抬头看着天花板,心中的悲伤让她哭了起来。

她擦干眼泪,调整心情,然后回去工作。虽然手在工作,但我的心脏就像一团糟。

几个月来,小伟没有打电话回家。父母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与陈晓峰建立了关系,并在工厂外租了一间小房子。她不是在玩,也不是在关心她的家人。只是想着她每次打电话,她总是想让事情变得简单,她妈妈最终可以转移话题来责骂她。她没有勇气在家里拨打电话号码。

年底,小伟辞职。她计划在未来重新找到一家高薪工厂,节省足够的钱,然后去技术学校学习技能。

看到又过了一年,小伟特别害怕过年。因为每次过年,她只有一点钱,买了一个新年的商品,并送了一个红包到底。但是,在农历新年,他不得不回家。每次她回家,她都不开心。因为新年意味着忍受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和侮辱。她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喜欢回家这么多,也许其他人无法理解她的痛苦。就像她回家时无法感受到别人的情绪一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有钱而没有钱回家过年。没有钱,她害怕回到新的一年,她不想。每年春节期间,在家里,她就像一根针。

在新年的第31年的早晨,在8,0171778 00之前,小伟即将起床。我的父亲走进房间,听到了整个房间:“每天都这么晚,你回家度假,不知道怎么帮忙。不要喊你不知道如何帮妈妈看它太大了,在家吃我,喝我,你给我生活费吗?“

父亲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泪!每个月3500元,你已经辞职了。你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么好的工作?你什么时候能还还我的学费?你想还钱吗?”

我的父亲不停地呻吟,让小肖恼火。她没有回应她父亲的话,起身默默地刷牙。隋渝在旁边说:“快点洗漱,不要理你的父亲,洗漱,吃早餐。”

洗完后,小萧走进房间换衣服拿起电话。打开手机QQ,在宁波找到了一名初中生孝莲。

“嘿,小莲,你最近怎么样?这几乎是新的一年,我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晚年,祝你新年快乐,幸福的家庭。

QQ最后没有回应。小伟知道这很正常。在新年前夕,每个人都忙于新的一年。

“我想问你一件事,从一个城市到宁波,火车票的价格是多少?”小路猛烈抨击了一句,然后点击“发送”。

父亲还在他耳边。隋贞走进房间,对小肖说:“快吃,菜很冷。”

小肖起身给了自己一碗粥。食物是如此无味,以至于她在等待同学的回复。她觉得她不能待在家里一会儿。她计划今天离开家去宁波寻找同学。

父亲蹲了一会儿,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到工厂工作。

小伟的同学回复了短信:“好像超过180.怎么样?你过来了?“

“好吧,我想去。”

信息:“小凤,我不能待在家里一会儿。我想去宁波找我的同学。”

小凤很快回复了她的信息:“怎么了?你和你父亲吵架了吗?但是现在你必须经过一年的时间来计划新的一年。春节期间买票并不好。” p>

小伟觉得她不能待在家里一秒钟。她真的想带着她的行李离开她的家。在家里,他找不到存在感。唯一的存在感就是她给父母的钱。她的男朋友陈晓峰的消息让她能够阻止她内心的冲动。她很快吃完早餐,去菜市场帮她妈妈。

母亲看到小肖帮忙,没有说什么。然而,她知道她的母亲没有说她做生意也不能说。事实上,她与她的父亲没有什么不同。

“你要什么?”肖璐招呼着来买东西的客人。

“来点腊肠”客人答道。

“好,你稍等。”肖璐连忙抓一些腊肠放到袋子里,放到电子秤上称,“5斤2两,够不够?”

“哦太多了,要少一点,4斤就够了,吃不了那么多。”

“好”。肖璐拿出了几根,称好递给顾客。收了钱,放进摊位前的一个手提袋里。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