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巴菲特没"抄底"!手中还有近10000亿现金…;高风险投资工具不宜“平民化”;1年赚50亿 农夫山泉揭开暴利的卖水生意
来源: 中国理财网编辑    2020-05-03 07:16:20

巴菲特没"抄底"!手中还有近10000亿现金…

疫情之下,全球损失惨重,全球股市轮番下跌,股神巴菲特也难逃一劫。


5月2日晚间,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披露一季报,业绩罕见巨亏!净亏49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00亿元),投资账面巨亏5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50亿元)! 


同时,巴菲特持有1370亿美元现金(约合人民币9676亿元),创出历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3月美股暴跌,巴菲特却没有怎么出手抄底,净投入资本不到250亿元。


此外,当地时间5月2日下午3:45(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45),一年一度巴菲特股东大会即将开始。 


净亏3500亿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报显示,一季度亏损497亿美元。这与去年同期净利润217亿美元相比,同比下跌超300%。


一季报表示,这是由于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对其大量投资和经营业务的打击所致,公司大范围地遭受了大流行打击、以及美国经济的打击。


伯克希尔巨亏的业绩和疫情离不开关系。


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一家由涉及广泛行业的公司组成的企业集团,因此可以说是美国经济的反映。就像经济一样,它正被冠状病毒大流行所破坏。巴菲特在二月份警告说, “我们业务的很大一部分”受到了影响。


投资巨亏3850亿元


3月份,全球投资人不断地在“见证历史”。


从3月9号开始,美股在10天内4次熔断,连带十几个国家也出现了轮番熔断,道琼斯指数录得史上最差第一季度表现。


在此背景下,巴菲特也没逃过一劫。伯克希尔庞大的投资组合遭遇“账面巨亏”超54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盈利154.98亿美元。


巴菲特前五大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69%,分别是美国运通:公允价值130亿美元,环比亏损59亿美元;苹果:公允价值638亿美元,环比亏损99亿美元;美银:公允价值202亿美元,环比亏损132亿美元;可口可乐:公允价值177亿美元,环比亏损44亿美元;富国银行:公允价值99亿美元,环比亏损87亿美元。五只股票较上季度账面亏损421亿美元,


关于巨大的投资损失,伯克希尔财报中表示其投资的账面收益或亏损通常对理解其整体健康状况毫无意义。“任何给定季度的投资收益/亏损金额通常是没有意义的,它提供的每股净收益数据可能会严重误导那些很少或根本不了解的投资者会计规则。”


账上现金达1370亿美元

创历史新高


同时,巴菲特持有现金量却创出历史新高。


截止一季度末,伯克希尔账面上现金达到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比去年底又高了大约100亿美元。

疫情期间没有抄底

净投入仅仅35亿美元


“别人恐慌时我贪婪”。巴菲特过去曾多次在股市大跌时进行抄底。如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巴菲特对高盛和美国银行进行了抄底投资。


然而,这次,巴菲特却没有怎么出手。


据财报,在美股跌到谷底的3月份,巴菲特净投入资本只有区区“35亿美元”(不到250亿元人民币)。其中,伯克希尔支付了17亿美元用于回购公司AB股。


至此,巴菲特的现金储备已比最近流入股市的资金更多。

同时,查理·芒格在近日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这疫情期间一直保持保守态度。“ 我们就像一艘船的船长当这样发生过最严重的台风来临时,”芒格告诉该报。“我们只是想度过台风,我们希望从中获得大量的流动性。”


财报31次提到新冠疫情

也采取了员工休假降薪等措施


实际上,伯克希尔财报中有31次提到“ COVID-19”。


财报表示:3月中旬之前,我们的许多运营业务在2019年的收入和收益都有可比的增长。但随着疫情的蔓延,3月下半月开始到4月,公司的大多数业务都受到了负面影响,迄今为止影响范围从较小到严重。


财报还指出:“我们被认为必不可少的几项业务继续运营,包括铁路,公用事业和能源,保险以及某些制造,分销和服务业务。” “不过,这些业务的收入在4月份大幅下降。由于包括零售店,饭店和娱乐场所在内的人群可以聚集的设施的关闭,其他业务,包括我们的一些零售业务以及某些制造和服务业务正受到严重影响。”


为了增加公司流动性,财报表示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员工休假,减少工资和薪金,减少资本支出以及其他旨在帮助减轻经济损失并保持资本和流动性的措施。”


 “尽管我们认为这些必要的措施是暂时的,但我们无法可靠地预测我们众多且多元化的业务部门的业务活动何时会正常化。我们也无法预测这些事件将如何改变我们所服务的消费者和企业的未来消费模式。”

股价今年跌了近20%


此外,还有以下数据

  •  一季度每股净收益:-30652美元,低于去年的13209美元

  • 一季度每B股净利润-20.44美元,低于去年的8.81美元

 

截至周五收盘,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类股今年以来下跌超19%,比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12%的跌幅还要糟糕。

盈利58.71亿美元


不过,一季报也有一些数据亮点,如一季度营业利润:58.71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5.55亿美元,也高于分析师预期为55.6亿美元

 


即将召开股东大会


此外, 5月2日,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将召开。  巴菲特将于当地时间5月2日下午3:45(北京时间5月3日4点45分,时差为13小时)在奥马哈主持年度会议,这是自1964年至今,第56次股东大会。


今年,多重特殊原因,让今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有着非比寻常的关注点。


与往年不同的是,2020年股东大会将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召开,提问环节将由三位记者来完成,他们事先收集股东提交的问题,并从中选出最有趣、最重要的发问,问答环节计划持续45分钟。


另外,今年巴菲特的老搭档,现年96岁的查理·芒格将缺席本次股东大会,取而代之的是该公司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

 

 阿贝尔现年57岁,于2018年升职,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回答了一些问题。


巴菲特会在股东大会上讨论哪些问题?让我们拭目以待。





高风险投资工具不宜“平民化”

       近期,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引发关注。面对类似高风险投资工具,普通投资者真的只能“敬而远之”?

  业内专家表示,近年来,一些高风险投资工具开始走向“平民化”。以原油宝为例,尽管其不等同于原油期货,但从交易机制上看,原油宝的双向交易、保证金交易等特点,与原油期货以及被整顿前的原油现货都差别不大。

  换言之,风险并没发生改变,但投资者群体却吸纳进风险承受能力相对较弱的普通投资者。

  “投资者要尽量在相对熟悉的领域投资,商品期货的投资者要掌握专业投资知识,了解投资产品的价格变动规律。”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绝大多数个人投资者不具备专业的投资知识和能力,不建议贸然进入商品期货领域投资。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投资原油期货的基本前提是,要对期货市场、交易规则、风险敞口等有所了解。投资者不仅要熟悉期货合约的特点、交易规模,掌握期货交易规则,熟悉影响期货价格的因素,还要对石油的政策属性、投机属性等具有较多认识和了解。

  “期货是双向交易,不仅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部分银行推出的原油期货投资产品,采用保证金模式,而原始资金的波动风险较大,可能出现交易亏损大于保证金等情况,更适合具有相关交易经验、具备较强风险承受能力的专业人士。投资者应该充分认识相关风险,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谨慎参与。”董希淼说。文/秦倪



1年赚50亿 农夫山泉揭开暴利的卖水生意

      庞大饮料帝国的背后,有一匹特立独行的“孤狼”。

  作者 | 周佳丽

  成立24年,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决定赴港IPO。

  投资界获悉,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夫山泉”)于4月29日晚间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

  过去20年,坊间有关于农夫山泉上市的消息就未曾断过。2003年8月,农夫山泉被浙江证监局定为“拟上市公司”。随后的2008年5月,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A股上市辅导协议,但始终没上市。

  一手打造农夫山泉的钟睒睒,曾公开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但他旗下的另一家公司——万泰生物,主营业务为体外诊断试剂、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却于4月29日登陆上交所,市值约为43.63亿元。在同一天,一家公司登陆A股,另一家公司冲刺港股,钟睒睒鲜为人知的财富版图吸引了无数目光。

  一瓶矿泉水的生意:

  毛利过半,卖水一年赚50亿

  农夫山泉IPO一事,终于敲定了。

  4月29日晚间,农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至此,一个庞大的瓶装水帝国浮出水面。

  1996年9月,钟睒睒正式创立新安江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并将旗下饮用水品牌起名为“农夫山泉”,以此迎合都市人对于自然和纯净的向往。两年后,农夫山泉推出550毫升运动装,挥手砸钱将品牌和渠道推向了全国,并喊出了:“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广告语。

  钟睒睒亲拟的广告语,某种程度上来看,也成就了今天的农夫山泉。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收数据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

  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同样远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不足10%的平均盈利水平。这其中,包装饮用水的贡献度占大头。数据显示,2019年,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占比达59.7%。

  这些年,钟睒睒开始拓宽农夫山泉的边界,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等细分领域扩张,推出了农夫果园、尖叫、水溶C100、维他命水等热销品牌。在2019年,农夫山泉甚至还杀到大热的咖啡市场。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收入占比分别为13.1%和15.7%,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

  隐形富豪钟睒睒和他的商业版图

  庞大饮料帝国的背后,离不开一个名字——钟睒睒。

  创立农夫山泉的那一年,钟睒睒已经42岁。在人生的青年阶段,他辗转于绍兴附近的各个大城小镇,泥匠、瓦匠、木匠......什么活儿都干。高考恢复后,落榜的钟睒睒去了《浙江日报》,在农村部当了5年的记者。这5年的所见所闻,为他后来的创业悄悄埋下了线。

  1988年,国家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大批有志青年南下淘金。处于而立和不惑之间的钟睒睒,也决心随一波大流,过另一种人生。他去海南种起了蘑菇。这份初创的事业几乎让钟睒睒破产,只能通过摆地摊、卖窗帘等小本买卖维持生活。

  人生的转折点在1991年,他成为娃哈哈口服液的代理商,几年后,娃哈哈成了中国饮料市场的龙头老大,钟睒睒也杀入饮料行业。

  不过先于农夫山泉,钟睒睒在海南创立了养生堂,干起了保健品的生意。不同于蘑菇创业的失败,在保健品的生意上,钟睒睒赚到了钱,也由此一战成名。据了解,养生堂旗下有70多家公司。

  除了“农夫山泉”之外,“养生堂龟鳖丸”“朵而”“清嘴”“成长快乐”“母亲牌牛肉棒”等,均在各自的细分市场位居前列。基于此,钟睒睒庞大的商业版图得以显现,构建了药业保健品、饮料饮用水、休闲食品三个营销体系,且在每个营销体系下,均有拿得出手的行业拳头品牌。

  农夫山泉拼命往前冲的24年,也是经历风吹浪打的24年。舆论战、对手战、品牌危机战......这24年里,商场纷争是常有的事。但在钟睒睒看来,“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就不管。”

  ”在中国,最懂水的是农夫山泉,不是专家也不是什么协会,“钟睒睒说,“产品本身才是决定市场的唯一杀手锏。”如今,他要把“杀手锏”带到资本市场。

  IPO前,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约87.44%的股份,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以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的间接权益。IPO后,钟睒睒及养生堂仍将是控股股东。

  十年A股辅导不上市,如今反而赴港IPO

  农夫山泉为何着急

  回过头来看,农夫山泉的IPO之路十分漫长。

  早在2003年,农夫山泉就被浙江证监局定为“拟上市公司”。2003年8月28日发布于浙江监管局网站上的一则报道称,“一年多来,杭州特派办先后到农夫山泉等40多家拟上市公司中进行现场检查,实地调研改制辅导情况。完成了31家拟上市公司的辅导调查评估。对5家拟上市公司的举报事项进行了专项核查。”

  再有动静是在15年后,2018年8月,证监会浙江局官网发布报告称,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期的辅导工作已经结束,将进行下一阶段的辅导工作。此间,坊间关于农夫山泉要上市的传闻,达到高潮。

  直到2019年1月12日,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中信证券10年的上市辅导,经双方友好协商一致,辅导协议在2018年12月终止。

  随后,农夫山泉方面发布公告称,公司十多年前就已接受上市辅导,一直在接受上市辅导,但一直没有上市计划。这也意味着,超过10年的上市辅导,也未能将农夫山泉送上A股。

  这之间的沸沸扬扬,钟睒睒也几乎不理会,只抛下: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相较于对农夫山泉IPO与否的冷淡处理,钟睒睒显然对兄弟公司万泰生物的上市进程要更上心些。2001年。因经营状况不理想,万泰生物股权转让频繁,看中大健康版图,钟睒睒一举拿下万泰生物,直接及(通过母公司养生堂)间接方式持有其83%股权,成为万泰生物的实控人。

  自2016年6月开始,万泰生物就已迈开上市的步伐,历经三年,三次提交招股书,才如了上市的愿。2020年4月29日,万泰生物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价格8.75元/股,发行市盈率为22.98倍。当日收盘报于12.60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4%,市值约为43.63亿元。

  这一边兄弟公司在上交所敲钟,另一边“不需要上市”的农夫山泉转身奔向港交所,年过66岁,钟睒睒如何盘算?

  当前,国内瓶装水市场的竞争正在加大,新品牌不断崛起加之同质化严重,伴随消费需求的变迁,消费忠诚度难以构建。这几乎是所有瓶装水品牌都面临的问题。而放眼全行业,除了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康师傅和统一,同样坚持“不上市”老牌水饮品牌娃哈哈也开始“摇摆“。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整体经济环境、行业竞争环境等发生变化后,农夫山泉的战略思维也发生了转变。在这种变迁下,农夫山泉需要通过上市来加大全产业链、渠道、品牌以及国际化的投入。招股书也显示,农夫山泉此次冲刺港股也意在开拓海外市场。

  只不过,递交招股书只是IPO第一步,农夫山泉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